這篇食記裡面的照片是我拍食記圖片的開始
也是我拿到數位相機不久,所以很多照片拍的焦距都不是很好
也漏拍了很多東西,譬如說像是餐廳佈置、還有食物特寫
我會努力慢慢進步的,北海道遊記的圖就請大家多包容囉!


來到北海道的第一餐─會席料理
是在層雲霞HOTEL二樓的餐廳享用的
其實這時候已經餓翻了
玩雪盆也是很花體力的
再加上中飯的飛機餐不可口
讓我分外期待我的晚餐

豐盛的會席料理是我到達北海道的第一餐
日式料理果然碗盤很多,擺起來聲勢浩大
因為第一次拍食記的關係
其實漏掉了不少東西沒拍到
像是飯桶、茶水...其實我已經不記得了
沒圖沒真相,沒圖也沒記性啊!

這餐是我們認識光政跟淑華的開始
其實後來看看照片
還真是有緣
在飛機上我們前方就是他們倆,
上遊覽車後,在我們正後方的也是他們
吃飯時又常常與他們同桌
這一餐算是雙方留下印象的開始...

看圖說故事:
菜色似乎有八道?不敢確定啦~
總之同桌就是有緣
看起來年紀最小的我當然是要幫忙大家服務囉
添飯、倒茶水這些事情就交給我了
(後來事實上果然是我年紀最小有很多同團媽媽姊姊們問我:七年級生阿?還在唸書吧?我看起來有這麼小嗎?)

回歸正題說說餐點
一入座先喝上一杯溫暖的熱茶
雖然飯店中有暖氣,可是在外面寒冷的低溫下
還是要喝點熱茶才能從身體內部一路暖上來
喝了茶水,一桌的菜就擺在托盤上送上來了
送上之後也在每一桌擺上一個大大的飯桶
讓我們自己盛飯

這一餐的日本米飯並沒有讓我留下很深刻的好吃印象
讓我有點小小懷疑大家都說日本米好吃
哪裡好吃啊?不覺得跟台灣的有很大的差距
不過後來在別的地方就真的吃到很好吃的米飯
讓我念念不忘,還想再吃
這個就以後再談了,等我哪一天寫到吧


餐點回憶錄~
1.印象中好像有一碗紅味増湯
鹹鹹香香的,但是似乎沒有料

2.上圖的螃蟹我不知道是哪一種耶?
看起來有點像是長腳蟹
冰冰涼涼,帶點螃蟹的甜味
應該是水煮之後有冷凍過的
因為跟我後來吃現煮的味道有差距

除了桌上的菜餚,有些菜色是陸續送上的
所以不像其他已經在托盤上的菜餚是微溫的狀態

3.右上圖為由某種白身魚去烹調的味增魚
比起在台灣吃到的略鹹,但香氣也遠遠大於台灣製作的
肥美的魚肉並沒有在燒烤過程中流失掉水分
旁邊的蓮藕相形之下就有點糟了
冷冷又酸又乾的蓮藕,我不愛那味道

4.左下圖應該也是燒烤類的食品
兩個大大的干貝、翠綠的蘆筍、還有鬆軟的馬鈴薯
熱呼呼的上桌,打從胃裡面暖起來了
北海道的馬鈴薯真的好好吃唷
又鬆又軟、又香又甜,我好想再吃唷~~

5.鮭魚奶油燒
這個好好吃唷
小小一個陶鍋,在薄薄的鮭魚片下舖著白菜跟胡蘿蔔絲
上面放上甜甜的白味增
陶鍋下面點著火,慢慢的加熱
煮到味增滾了,空氣中彌漫著甜甜的味增香氣
配上下面吸飽了味增味道的白菜
我還想再吃啦~~

6.下面的左上圖
對這鍋熱呼呼湯留下的唯一印象只剩下很鹹
還有上面那塊好像是年糕類的物品是北海道的形狀耶!
內容物好像還有三層豬肉、蛤蠣、白菜、胡蘿蔔、蝦子...總之很豐盛就是了
只是吃到這一道菜時已經飽了
又因為入口太鹹,興致缺缺
就幾乎沒有動它

上面寫到的這幾道菜扣掉蟹腳外都是熱的
在冰天雪地中,還是要喝點熱呼呼的東西比較好阿~~

7.醬菜:有小黃瓜、醃黃羅蔔,竟然還有芹菜
我個人不喜歡芹菜,但是對於日式醬菜接受度可是很高的
清脆的口感,嗯~~很開胃

8.冷掉了的茶碗蒸
印象中只留下滑嫩嫩的雞蛋
剩下的我都忘光光了

9.也是冷的XX魚燉羅蔔
一口咬下,啊!是鮭魚@@
第一次吃到用鮭魚做紅燒的煮法
羅蔔入味,還搭配上兩根綠的發亮的蘆筍
只是鹹鹹甜甜的醬汁搭配上鮭魚有點小小的特殊
應該是說跟想念中有落差吧
不會不好吃啦!就是特別囉~~

最懷念的菜色應該是鮭魚奶油燒跟馬鈴薯吧
奶油燒裡面的蔬菜真是又香又甜
好好吃唷!
馬鈴薯也是鬆軟香甜
跟台灣的怎麼會有這樣明顯的差距呢?
我還要吃啦
還想再去北海道啦~~

其實現在開始寫遊記
才發現漏拍了餐廳的樣子
仔細想想漏掉的東西還真是不少
而且人的記性會隨著時間越來越模糊
就當作是寫旅行回憶錄囉!


※會席料理(kaisekiryouri)的解釋:在這茶湯盛行的時期中,於茶席中出現(端上茶席)的懷石料理被製做完成。懷石料理原本是(もとは)三菜一湯的齋戒(素食)料理。茶道被視為是禪修的一環,禪僧為了抵禦嚴苛修行中的嚴寒,會將所謂的「溫石」—加熱的石頭揣在懷中,因此茶席的料理被稱作懷裡放著石頭品味的「懷石料理」 】。(他們認為)茶席上應該要用樸素的料理才適合。

然而,在安土桃山時代,懷石料理變成了三湯九菜的奢華料理,其中魚肉、雞肉都被採用/其中連魚肉、雞肉也被用上了。這與今天日本料理的主流有所關連。在懷石料理的發展歷程中,在懷石料理的發展歷程中,「懷石」(一詞)漸被表示人們聚集的「會席」取代,變成「會席料理」一詞的使用表現。因為「懷石」與「會席」發音都是「かいせき」,而自安土桃山時代既然「懷石料理」已失去其「懷石」的刻苦精神,而成為眾人聚會享用的奢華料理,所以漸漸以「會席料理」來稱呼茶會舉行時端上桌的料理。  摘自佛經資料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fioda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